从青春叙事视角看《流浪地球》的编剧缺失

更新时间:2019-03-06

《流浪地球》的开头,刘启是一个孤独、倨傲、鲁莽、冲动的叛逆少年,影片放大了他与父亲刘培强之间的隔膜、疏离,甚至是仇恨。当刘启任性地带着妹妹韩朵朵逃出地下城之后,他被动地卷入了运送火石、援救地球的恢宏征途之中,最后不仅成就了个人意思上的伟业,而且完成了对于父亲的理解与尊重,对于人生意义的从新意识。换言之,影片的“弧光”来自于刘启与父亲的和解,来自于刘启从莽撞自负到沉着冷静的成熟。

影片的科幻外衣以及那些震撼的特效局势,切实类似于一场歌舞表演的残酷烟火,它们可能带来不一样的观影闭会和感官刺激,但真正能达致情感浸染跟审美愉悦的部分,仍然来自于影片的情节主线和主要人物的心田嬗变。因此,要深入探讨《流落地球》的艺术得失,咱们不必过多纠缠于影片在科学上的公平性与可行性(诚然这也是硬核科幻片子的基本恳求),而是要关注影片在电影编剧意思上的情节设置、人物塑造和主题表白。

文/ 龚金平

一段“弧光”的实现,需要有相应的契机或者说“刺激事件”,这些“刺激事件”的设置是对编剧最大的考验与挑战,因为它们直接关系到一部影片逻辑上的可行性跟艺术上的高下。《流浪地球》中,刘启被动地加入王磊带队的接济部队之后,也成为“救命地球”的一员,影片由此建立了主情节。王磊率队赶往杭州时,随着火石被毁,情节有了第一次岔路。当刘启与王磊一行再次会合赶往苏拉威西时,主悬念有了第二次位移。当李逐个改造的点火装置无奈奏效时,情节核心转到了空间站的刘培强如何支援地球人的举措。

刘启成年后甫一出场,就在做离家出奔前的准备工作。这种出场方式并非不能够,前提是在后续情节中要补充相关信息,从而实现人物刻画并理顺人物的行动逻辑。遗憾的是,《流浪地球》在这一点的处理上比较潦草。就画面有限的内容来看,观众至多知道刘启是个着手才干较强的人,但对他的性格和心坎状态一无所知。这就造成了观众的困惑:刘启为什么要离家出走?刘启离家出奔后有什么目标或打算?刘启在懵懂的状况下为什么要带韩朵朵一起走?由于这些对于人物描绘和情节发展极为重要的信息全部付之阙如,影片在情节发展的过程中被诸多“偶然”所裹挟,观众失去了明白的情感追随能源和对中心悬念的关注。

一部有着“治愈”“成长”等母题的影片,一定要在叙事的开端制造“裂痕”、伤痛或者歪曲,进而在叙事过程中缓缓地填补罅隙,熔化隔阂,完成顿悟。这个弥合或者升华的进程,被好莱坞的编剧教练麦基称之为“弧光”,即一段有弧度的变革轨迹。